为什么说讨好屌丝是互联网变坏的根源?-鸟人笔记

我们按捺很久的一句话是:无下限讨好屌丝是互联网变坏的根源。在得屌丝得天下的逐利逻辑下,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已经变得异常无趣,平庸,聒噪,丑陋乃至无耻。

我们应该都有共同的体验。朋友圈被愚蠢的心灵鸡汤、万年老段子和咋咋呼呼的正确废话埋没;网络上到处都是无法对话的傻逼,狂热分子和装腔作势的可怜人。

我们一定有所觉悟:网络的流行趣味只留下鄙视和嘲笑。回想下网络上刷屏的段子、小品大都不过是在嘲笑残疾人,嘲笑肥胖,或是那些无力还口的人。

我们会发现,网络上的关注点已经混乱不堪。暴打小三之类的话题永远吸引无数眼球;针对任何公共事件,总有一帮无脑瞎喷的人。你跟他说法律,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讲法律,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说流氓……你永远也无法和他对上点。当然也有见了什么事都喊枪毙杀掉的,你就是自己私事,他不高兴也要问候你全家。

只要是稍微酷一点点的人,不是被当成异类轰成了渣,就是被众人捧杀。

一些提供互联网产品的人,明明自己过着有品位的生活,却偏偏违心地制造垃圾喂食没有分辨能力的受众。对创造更好的生活情趣他们哪怕一点心也不肯用。

如今我们已经尝到了放纵的恶果

比如以侮辱女性取乐的闹伴娘文化,竟然吞噬了名流的社交圈,还让柳岩等女性承担起为混乱婚礼道歉的责任。

那些试图讨好屌丝趣味来牟利的人也已经发现,所谓屌丝文化的日常不过是凑热闹。如同超市惊天大甩卖半天不过是换来些讨价还价的看客,没几个傻子真肯为你埋单。

面对屌丝趣味的包围,我们以前觉得最简单的办法是,屏蔽。朋友圈的傻逼我们可以屏蔽,愚蠢的评论我们可以屏蔽,是非被搞乱的事情我们屏蔽,最多自己明白就好了……结果我们发现其实这根本不能独善其身。

我们发现我们和我们熟悉的人已经被这些无良趣味潜移默化地攻陷了。比如很多朋友被时尚媒体调教得人模狗样,却依然在虚拟空间里选择粗鄙的表达,还自以为这是一种接地气的时髦;我们的父母亲戚仍会被各种谣言和鸡汤蛊惑,而且我好像很难改变他们;甚至我们本人也会以屌丝趣味自娱,还自以为自己站在了大多数人的一面。

即使我们有节操有文化支撑,也很难不受这些愚蠢的文化趣味破坏。如今我们觉得,其实只有你的周遭环境都变得符合你的趣味,你的生活才能真正有品质。

那么这个世界会更有趣吗?

很可惜,我们处在一个抹杀个性的陈腐世界。各种规则、俗套规训之下,我们已经不知道怎么有趣了。

于是我们误认为屌丝的趣味才是对这个世界的反叛。我们从流氓、二逼、智障、苦情粉和土豪的身上找个性,我们从最恶劣的语言暴力中找对抗整个世界的办法。只因为这些东西是传统世界也摒弃的。我们甚至担忧批评屌丝趣味与文化,就等于把自己扔进传统卫道士的帐下。

于是屌丝暴力得以对雅趣、理性知识、文艺范或是更特立独行的亚文化,全部报以嘲笑和破坏。而面对这一切我们不但没有阻止,还退却了,我们竟然开始害怕别人说我们展示智识;害怕别人说我们谈论风雅……

这是一个极端滑向了另一个极端。

更该担忧的是,屌丝趣味也是一种强权趣味。它因语言暴力而充满杀伤力,因很多无脑人的抱团而不断强势,它如同传统的教化一样,让所有与他们趣味不一致的个体都被迫闭嘴。

所以醒醒吧,屌丝趣味不是反传统的个性伸张,它只会让我们变成二逼的乌合之众。这可不代表我们要跟那些卫道士为伍。他们捍卫的传统也把屌丝趣味骂的一无是处,但他们的目标只是把一切都变成僵硬的傻逼。

我们既不想做傻逼,也不想做二逼,所以我们既不能让令人窒息的传统获胜,也不能让造反有理的屌丝趣味拐走我的品位,这好像是个很麻烦的任务。

我们还有一个选择,找到与我们保持共同个性趣味的社群。人多有力量,真正有个性的人聚集一起就更有力量,比如全是个性怪胎的复仇者联盟可以一起打怪兽。

这个社群必须能继承互联网精神,能影响互联网生活方式,上能颠覆吃人的道统,下能对抗劣质的文化品味。我们称其为“互联网雅痞”。

跟传统雅痞更在乎自己的精致品位相比,我们理解的“互联网雅痞”更愿意保持互联网精神的核心气质:反传统。他们敢于标榜自己的个性趣味;敢于指戳传统社会与劣质屌丝文化的痛点;敢于创新出新的模式,生产和消费符合自己个性的互联网产品,从而颠覆传统的生活方式。

传统颠覆后,就需要新的建构。只会破坏的屌丝革命靠不住,理性的智趣和审美能力才是最终的力量。

而互联网雅痞接受主流消费文化,追求高雅的生活方式,相信智识,保持理性。相对于不着地的文人雅士,以及管天管地的卫道士,他们更愿意说人话。并且用痞子的态度和酷语,始终保持对这个无趣世界的不屑叛逆。

这个社群的成员可以是信仰互联网的青年精英或者本身就是互联网世界的造物者之一。他们是有购买力和创造力的人。这决定了资本终究会从看似庞大但面目模糊的屌丝那边掉头过来讨好他们。这意味着屌丝文化为核心的网络流氓革命,终将被抛弃。

从各方面看,互联网雅痞都是让世界更有趣的合适力量。但与屌丝文化相比,它最大的困境是,缺乏阵地。因为此前他们更松散,更自我,也缺乏认可他们的网络空间,即使有也多半只是为了让他们掏钱。没有价值分享的平台,也就未成气候。

另一个问题是,互联网雅痞们被周边的屌丝趣味围困,他们需要一个思享之国,找到同类,组成颠覆当下世界的同谋。

我们希望这个思享国,能输出互联网雅痞的共同趣好;分享更有价值的文化品味;对这个世界的一切热点与冰点嬉笑怒骂;娱乐自己的同时娱乐世界,最终消解屌丝文化与传统规训对我们个性生活的双重挤压,让我们找到更舒服的生活姿态。这正是「识象」所追求的。

 

文章来源:虎嗅

文章作者:识象